导读: 长征途中,在北上与南下战略方针的选择上,以毛泽东为实践中心的党中心与张国焘割裂主义倾向展开了一场剧烈的奋斗。关键时刻,党中心决断抉择率红一方面军独自北上,毛泽东亲笔给徐向前写了一封十万火急的信,防止了一场赤军打赤军的悲惨剧。这封生死攸关的急信是谁送的呢?

连长梁兴初化装成“中心军”中校,曾思玉和指导员曹德连化装成少校,几名机关人员和副连长刘云标化装成少校副官,走在部队的前面。


在长征途中,为了保证毛泽东的安全,他亲身与担架员说话,为毛泽东选定担架员;在党中心与张国焘的奋斗中,他亲身为毛泽东送急信,和毛泽东结下深情厚谊;他带侦查连意外缉获国民党报纸,使毛泽东获得陕北苏区有赤军的音讯,然后确认了长征落脚点。他这三次举动得到毛泽东的夸奖。他便是1955年被中心军委颁发中将crushfetish军衔、曾任原济南军区司令员、信丰籍老赤军曾思玉。

得知曾思玉便是红二师通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信部主任,曾为自己选择过担架队队员之后,毛泽东忍不住地夸奖他:“你这位信丰老表很精干哪!”

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过错领导,中心苏区第五次反“围歼”失利,赤军被逼进行战略搬运。1934年10月上旬,红一军团第二师由兴国撤至于都县的段屋、宽田区域集结待命。这天下午,烈日当空,气候分外酷热,时任红二师师部通讯主任的曾思玉正在离师司令部不远的一棵硕大的樟树下查看兵器装备。遽然,第二师参谋长李棠萼高声地喊道:“曾主任!你匆促来司令部一下。”曾思玉应声答复:“好!”便当即一路小跑,走进了师司令部。李棠萼郑重地通知他:“曾主任,你明日一早带一个排,到赤军总部去领地图。”并交待说,领地图的事你知道就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一起还把陈光师长、刘亚楼政色群委写给刘伯承总参谋长的信交给他。

第二天一早,曾思玉带着一个步兵排、两个挑夫动身了,一路急行,大约走了30多公里旅程,下午4时左右才抵达赤军总部。当即把信呈给了刘伯承。第二天早餐后,曾思玉到总部收发室,领到地图后,才又去面见刘伯承,看刘伯承还有什么话要交待。刘伯承说,千万不要把地图弄湿了,并交给曾思玉一封信,然后神态十分严厉地说:“必定要把这封信保管好,回去交给你们师长,并发个电报回来。”

听完刘伯承的指示后,曾思玉狼人拜恩当即还礼,表明坚决履行指令。那时没有塑料布,曾思玉就用油纸(桐油刷纸)包好地图,一路急赶,顺畅地回到师部,然后把信交给陈光师长。陈光通知曾思玉现在就把地图分到各个团去。在分完地图后,陈光问曾思玉:“你是信丰人吧?对新田、古陂、安西、小河、正平一带的地势熟不熟?”曾思玉爽快地答复:“我是土生土长的信丰人,对你讲的那些当地,我都十分了解。”陈光高兴地说:“那你是一张活地图啊!现在部队要打破国民党粤军设置的第一道封闭线,就在信丰那几个当地,已然你对那些当地很了解,大部队的行军就由你当导游了。”

10月16日黄昏,红二师从宽田动身,渡过于都河,向安远、信丰方向行进。曾思玉作为师部通讯主任,每到一地,不但要保证师部对内对外的联络通讯,并且还要查询行军路途,侦查地势和敌情,常常参与侦查连的集体举动。为此,他备有三套“行头”:赤军服、国民党戎衣和老百姓衣服,看风使舵,依照需求,随时换装,然后超卓地完结了上级交给他的各项使命。

1935蜈蚣抱卵孵化年4月底的一天,陈光接到赤军总部捍卫部分通知,因毛泽东患病,要红二师给毛泽东选择担架队员。陈光将这一荣耀使命又交给了曾思玉。曾思玉接受使命后,在全师担架队里挑了六位手轻脚健的担架队员,他们别离来自瑞金、兴国、于宅男搜都等地。其间一位肖班长和一位姓刘的兴国老表是曾思玉比较了解的。在贵州桐梓县,曾思玉因流鼻血,部队要动身,师首长派一副担架抬着他走了两天时刻,抬担架的便是肖班长和刘同志。

在抢渡金沙陈馨贤江的路上,中心纵队歇息让路,让红二师先行。毛泽东坐在担架上使用歇息时刻看书。担任毛泽东日常业务的管理员、警卫员、挑夫和抬担架的6名担架队员伴随他歇息。当曾思玉经过期,担架员肖班长大声地喊:“曾主任,曾主任,你们怎样这么快就赶上来啦!”毛泽东听到喊声,马上放下书本,猎奇地问身边担架员刘同志:“哪个是曾主任?” 刘同志用手指着曾思玉通知毛泽东:“他便是咱们红二师司令部通讯主任曾思玉,他是咱们江西信丰老表,咱们几个担架员便是他一个一个跟咱们说话后选定的。”曾思玉匆促跑上前去,向毛泽东还礼和问候。这时,肖班长匆促向曾思玉陈述:“遵循你的指示,咱们一路十分小心翼翼,毛主席十分关怀和谅解咱们。路途不平或爬山时,他不坐担架,在警卫员的协助下,拄着一个拐杖行走。只需在路途平整时才坐在担架上看书。”曾思玉对这几个担架员说:“你们辛苦了,必定要照顾好毛主席!”毛泽东随即问曾思玉:“你本年多大岁数啦?”曾思玉答复:“陈述主席,我2阿福宝盒4岁了。”毛泽东笑了起来:“才24岁呀,年青小伙子嘛。”然后又说:“你这位信丰老表很精干哪!我曾五次到过你们信丰。1930年4月,我率部队霸占你们县城,建立了苏维埃政府,还送过十支步枪给你们县苏维埃政府。”曾思玉接上话:“那年你还绚烂绝伦造句在咱们县城大王庙举办了大众大会,我现已参与了赤卫队,其时部队派我下乡,所以没能倾听到你的说话呀!”毛泽东“噢”了一声,接着说:“1932年7月,我还在你们县城水东村新屋里住了14天,你们县城有一座浮屠,十分美丽。离浮屠不远处的桃江河上有一座长廊式的、上面盖着瓦的水东桥也十分雄伟壮观。信丰土特产很丰厚,稀有百年前史传统的三宝‘萝卜、烟叶、红瓜子’,还有红辣椒、草菇,特别这草菇新鲜无比,美味可口……”毛泽东十分亲热地与曾思玉扳话起来,最终鼓舞他:“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通讯作业很重要!有许多指令的传达就要靠你们用铁脚板去完结的。”“要想革新就不能怕死,就要克服困难,吃苦耐劳。”这是曾思玉第一次面对面地倾听毛泽东的教训,听了毛泽东的一席话,又第一次得到毛泽东的夸奖,一路上曾思玉都振奋不触手系已。

曾思玉奉命为毛泽东送信给徐向前。动身前,毛泽东对曾思玉说:“你不是给我遴派担架员的曾主任吗?主任亲身出马,一个顶俩。”

长征途中,在北上与南下战略方针的选择上,以毛泽东为实践中心的党中心与张国焘割裂主义倾向展开了一场剧烈的奋斗。关键时刻,党中心决断抉择率红一方面军独自北上,毛泽东亲笔给徐向前写了一封十万火急的信,防止了一场赤军打赤军的悲惨剧。这封生死攸关的急信是谁送的呢?

1935年6月12日,中心赤军一部与红四方面军一部在达维镇会师。6月18日,红一卡博士水控机、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今小金)区域成功会师。6月26日,中心政治局在懋功北部的两河口举办会议。会上,一致同意周恩来、毛泽东等多数人关于北上的定见。张国焘也表明同意。6月28日,依据会议精神作出的《中共中心政治局抉择———关于一、四方面军会集后的战略方针的抉择》指出,两军会集后的方针是会集主力向北进攻,以发明川陕苏区,为此有必要坚决对立其时的主温碧泉蓝皙四件套要风险———防止战役、退避逃跑以及保存苟安、中止不动的倾向。可是张国焘了解到中心赤军人数缺乏3万,而他有8万多人时,开端自恃人多枪多,个人野心逐步胀大,建议两军会集后,操控川西北区域,向南进攻。他在北上与南下的战略举动方针上从阳奉阴种族改变待定违到公然对立。8月3日,赤军总部抉择红一、红四方面军混合编成右路军和左路军。右路军包含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即红一军团)、第三军(即红三军团),红四方面军的第四、第三十军,军委纵队的大部分及新建立的赤军大学,由徐向前、陈昌浩、叶剑英带领。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等中心领导人随右路军举动。朱德总司令、刘伯承总参谋长率红一方面的第五军(即红五军团)、第三十二军(即红九军团)及军委纵队的小部分与红四方面军的主力组成左路军。两路军到四川省的班佑会集。

1935年8月下旬,右路军抵达四川省班佑、巴西、阿西区域,等候左路军前来会集。9月8日晚,张闻天、毛泽东、博古、王稼祥、徐向前、陈昌浩,在养病的周恩来处开会,评论北上与南下问题。深夜10点,以参会7人名义电告张国焘,敦促他率左路军北上。9月9日上午,张国焘对党中心电报置之不理,给右路军政委陈昌浩发了一份密电。其时陈昌浩正在掌管一个会议,丫鬟阿福译电员吕黎平见他正在说话,就把电报交给了参谋长叶剑英。叶剑英仓促看了一眼就吓得愣住喙尾琵琶甲了。电报的中心内容是指令陈昌浩率右路军当即南下,“完全展开党内奋斗”,试图割裂和损害党中心。叶剑英感到事态十分严峻,借机离开了会场,悄然赶到一二百米外毛泽东的住处,把电报交给了毛泽东。毛泽东看完电报后吩咐叶剑英交给陈昌浩。

当会议完毕后,陈昌浩得知了张国焘的密电内容,就找到毛泽东说:“我接到来电要南进,怎样办?”毛泽东答复:“已然要南进,中心书记处就要开个会研究一下,周恩来、王稼祥病重,都住在三军团司令部,我和洛甫(即张闻天)、博古去三军团司令部,和周恩来、王稼祥开会研究一下吧。”陈昌浩允许表明同意。毛泽东、张闻天、博古随即赶到三军团驻地巴西,连夜举办政治局紧急会议。为遵循北上方针,防止赤军内部或许发生的抵触,抉择带领红一军团、红三军团和军委纵队敏捷搬运,脱离险境,先行北上。

9月11日早晨,师长陈光、政委肖华把曾思玉叫去。陈光手中拿着一封信,神态严厉地说:“曾主任,交给你一个极其重要十万火急的使命。这是毛泽东写给四方面军徐向前总指挥的一封信。你带六团第一营和师部备用电台,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昨日经过的那个岔路口。无论如何要把毛泽东的亲笔信送到徐总指挥手中,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这是关系到党和赤军出路和命运的极其重要的一封信,使命艰巨,困难很大。可是,你是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赤军干部,必定要想方法完结使命。假如遇到意外,哪怕献身自己也要设法将信送到徐向前总指挥手中。” 曾思玉答复说:“困难再大,也要想方法完结。”随后,陈光、肖华带曾思玉到毛泽东等领导同志地点的屋子里。陈光向毛泽东陈述说:“这是咱们师部通讯主任曾思玉,由他来履行送信使命。一车面包人”毛泽东见到曾思玉,满脸显露笑脸:“哎呀,你不是给我遴派担架员的曾主任吗?主任亲身出马,一个顶俩。我信任你必定可以顺畅完结这次送信的使命。”然后用手指着地图说:“徐总指挥从东面来,必定会经过这个岔路口向毛尔盖去,你有必要争取时刻,抢先赶到岔路口等候。”曾思玉当即还礼答复:“请主席定心,我坚决完结使命!” 毛泽东点着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看着曾思玉,神态变得愈加严厉:“曾主任,那可不是一封一般的信呀,送这封带鱼孩子刷爆网络信说不定会支付严重价值,乃至还会流血献身的!”曾思玉一挥而就地答复:“主席,跟着你干革新,咱们赤军兵士心里就明亮,就高兴,为革新工作献身自己也是荣耀的!”

随后,曾思玉带红二师第六团第一营和电台,冒着细雨,迎着迷雾,向目的地跑去。经过强行军,大约在下午2时,曾思玉和所率的第一营就赶到了岔路口,当即对东西双面路途调查,并判别出徐总指挥的骑兵没有经过此路口,曾思玉其时心境十分激动,心里想,这下可好了,完结送信使命更有掌握了。随即指令营长曾保堂带部队当即安置警戒线,还派出调查哨,用旗语作信号联络等候。曾思玉带一个班则在岔路口南侧雪松下歇息等候。大约等了两个小时,调查哨的旗语信号陈述,东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面有一支骑兵队奔跑过来了。曾思玉心想,或许是徐总指挥的骑兵来了。公然,先头几个骑兵飞奔而来,瞬时就到了面前,曾思玉当即拿着信摇晃着并高喊:“同志们停下,停下!徐总指挥来了吗?”骑兵停了下来。曾思玉问:“请问哪位是徐总指挥?”一位马背上的赤军兵士回头指着徐向前说:“这位便是咱们的徐总指挥。”曾思玉万分激动而惊喜地问:“您便是徐总指挥?”得到必定答复后赶快把信递上。徐向前接过信,看信封是毛泽东亲笔所写,就敏捷拆开细心地看了一遍。只见他眉头紧闭,脸上忽然严厉起来,并十分愤慨地随口说出:“哪有赤军打赤军的道理!”其时站在徐向前身边的曾思玉心里也是极度严重,他向徐向前还礼,然后问:“陈述总指挥,您有回信吗?”徐向前略为思索后说:“没有回信,我写个收条签上姓名。”并具体地询问了曾思玉的职务,以及毛泽东、周恩来的身体状况。曾思玉接过签字的收条后,逐个作了答复,并向徐向前还礼,然后就回来追逐部队。后来,曾思玉在他写的《前一百年》回想录中具体地回想了这一情节:“给徐总指挥送信,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徐向前,徐总指挥的高档指挥员风姿给我留下了深入的形象。我揣摩着,毛泽东给徐总的这封信,或许是揭穿张国焘试图损害党中心的诡计,论述为了抢救赤军,防止赤军内部抵触而形成互相残杀的悲惨剧。党中心和毛泽东带领领右路军持续北上的事实真相,不便是最好的证明吗?其时,身为四方面军丽图总指挥的徐向前,在前史最危殆的紧要关头,旗帜鲜明地答复:‘哪有赤军打赤军的道理!’才使张国焘的诡计未能得逞,为保护赤军的联合做出了重要贡献。”

第二天上午,曾思玉赶上了大部队,回到了师部,并扼要陈述了送信进程。陈光、肖华听完陈述后,满足地说:“通讯主任亲身履行,火速送毛主席的亲笔信,圆满地完结使命,使毛主席定心了!”曾思玉把徐总指挥签字的收条交给了陈光,陈光敏捷派人把收条送交毛泽东。

曾思玉带侦查连意外缉获国民党报纸。毛泽东看后高兴地在大会上宣告:“咱们再经过几天行程就到陕北,就同陕北苏区赤军会师了。”

1935年9月18日,红一方面军抵达甘肃省岷县哈达铺(今属宕昌县)。索尔兹伯里重走长征路后,在他写的回想录中说道:“赤军先头部队在占据哈达铺时决断地拿下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了邮局,这是很长时刻以来他们占据的第一个邮局。他们在那里找到了国民党的报纸,毛泽东和他的指挥官们兴味盎然,一口气读完了这些报纸。”经过报纸,毛泽东知道了陕北有赤军的音讯,抉择下一步到陕北去落脚。奥托布劳恩(即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也在《我国纪事》一书中回想,1935年9月在甘肃省岷县举办军事会议,“坚持曾经的抉择,持续向陕北的苏维埃依据地行进,并且要加快速度。之所以这样抉择,是由于关于陕北局势的新音讯起了效果。”这个“陕北局势的新音讯”是谁供给的?

1935年9月17日,打破天险腊子口后,陈光师长指令曾思玉率红二师侦查连化装成“中心军”到哈达铺进行侦查。连长梁兴初化装成“中心军”中校,曾思玉和指导员曹德连化装成少校,几名机关人员和副连长刘云标化装成少校副官,走在部队的前面。

哈达铺是甘肃省岷州境内一个较大的镇子,回汉两个民族doaez寓居于北纳米喷镀资料。黄昏时分,曾思玉一行抵达哈达铺。正好,国民党鲁大昌部下一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名少校副官带领一支有几十匹马的骡马运输队也刚驻进了哈达铺一个骡马店。当曾思玉、梁兴初等人带领侦查员进到镇公所时,这位国民党少校副官和镇长匆促走了出来,表明欢迎:“你们辛苦了!兄弟我没出来远迎,还敬请原谅!”很快,曾思玉他们就了解了运输队的基本情况,并得知骡骑兵驮着服装、弹药以及面粉等物品。少校副官带着曾思玉、梁兴初他们来到骡骑兵。“中校”梁兴初说:“少校副官,骡马运输队的东西悉数交给咱们接纳,不打收条!”这位少校副官听后登时脸色变得苍白,吓得手足无措。梁兴初接着讲道:“你不必惧怕,咱们是我国工农赤军,共产党赤军有优待俘虏的方针,你或许都传闻了吧?只需放下兵器,一概给予优待。”就这样,少校副官和他的骡骑兵人员乖乖地放下兵器,当了俘虏。整理物品时,有一捆报纸引起了曾思玉的留意,由于他知道,毛泽东十分爱看报纸,更知道报纸关于其时被紧密封闭下的赤军的重要性。曾思玉、梁兴初、曹德连等就以最快的速度把报纸上交了师部,陈光、肖华很快就把报纸交给了毛泽东。

赤军占据哈达铺后,遭到大众的火热欢迎。索尔兹伯里在回想录中写道:“哈达铺大众倾城出动,火热欢迎这些长征赤军出动开国大将中将只为获得一份报纸行进二万四千里走进这座古城的男女兵士,他们以喝彩、笑脸和各种食物来欢迎这些疲乏瘦弱,但斗志旺盛的赤军兵士。”9月22日,中共中心抉择在哈达铺举办团以上干部会。曾思玉也参与了这次会议。会场设在一座关帝庙院里,大庙院内有一座戏台,是供人们赶庙会看戏用的,只好暂时把它当作会议主席台。当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彭德怀、王稼祥、张闻天等人健步走上主席台时,全场响起了火热的掌声。首要,由赤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宣告开会,然后请毛泽东说话。

这时,只见毛泽东向咱们招手致意,微笑着向咱们说:“同志们好!”台下又是一阵火热的掌声和喝彩声,此伏彼起,咱们高声地呼叫:“毛主席好!”

毛泽东又挥了挥双手,暗示咱们坐下,然后开端作陈述。后来,曾思玉屡次回想了毛泽东的这次说话内容。1996年10月17日,曾思玉在中共中心举办的留念工农赤军长征成功60周年座谈会上说:“关于长征的这一伟大意义,仍是1935年9月赤军抵达哈达铺,毛泽东在接见赤军干部时就作了深入的论述,他用洪亮的声响对咱们在座的同志说:咱们的长征是不会白走的,她是耕种机,沿途留下了受伤的同志,会生根发芽;她是宣言书,扩展了共产党的声威,扩展了赤军的影响,使几万万民众知道,我国工农赤军是公民的子弟兵,只需我国共产党才能救我国!咱们剩余的这几千人,人数是大大地减少了,力气尽管小了,但这是咱们党和赤军的精华,有了咱们这些刚强的同志,咱们的工作就必定会兴隆发达起来!”2010年冬,曾思玉又回想起毛泽东的这次说话:“‘咱们这些幸存者总算踏过了千山万水,打破了敌人腊子口最终一道防地,成功地抵达这儿。咱们所剩人数尽管不多了,但咱们是赤军的精华,咱们是钢铁英雄汉,是革新的主干。正如古语所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打破了敌人围追堵截,咱们成功了,长征就要成功了。咱们长征是我国前史上的第一次,咱们赤军长征是宣言书,它向全世界宣告,我国赤军是英雄好汉。咱们赤军是宣扬队,向全我国公民大众宣扬……咱们是耕种机,把赤军的种子耕种在十一个省内,我信任它会发芽、开花、成果的。张国焘搞割裂和损害党中心,他们南下,此路是不通的,他们还要回来的。通知同志们一个好音讯,红二师侦查连在哈达铺抓获了敌人的一个骡马大队,缉获了新近出书的报纸,上面登载了陕北‘赤区’的音讯,那里有一支赤军。咱们再经过几天行程就到陕北,就同陕北苏区赤军会师了。’毛泽东话音刚落,会场上就马上响起了长时刻的掌声和高兴的欢笑声。”

曾思玉他们弄到的报纸,为党中心决议计划把赤军的“家”安在陕北起了重要效果,又一次得到了毛泽东的夸奖。正如索尔兹伯里在回想录中所说:“现在,在距江西的动身点不计其数里之遥的哈达铺,长征切当的方针才日渐清晰了。”赤军团以上干部会议举办后,依据党中心抉择,红一方面军正式改编为陕甘支队,向陕北依据地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