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关、玉门关为我国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关口,别离把守南北两道。阳关为丝绸之路南道关卡,玉门关为北道关卡,其时内地与西域交通莫不取道两关,因此成为中国古代陆路对外交通的咽喉之地。

春风不度玉门关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唐朝诗人王之涣妇孺皆知的《凉州词》,一直对最终一句诗句描绘领会不深,这次亲自的体会,有所感悟。三九隆冬清晨六点,从敦煌驾车动身直奔玉门关,只想一睹玉门关的晨曦。

在东方泛起鱼肚白时咱们抵达了目的地,天空十分给力繁星漫天,深邃悠远。抓紧时间不能让这美景溜走,支好架子拍个星空,再来个慢门。拿出手机又来了几张,还想象拍个延时拍摄,忽然手机关机了,冻停了!这才认识到我是在零下16度戈壁的荒野上,寒风刺骨,手指头都麻痹了.....确实冰冷无比,也难怪古人会用“春风不度”来描述。

幸亏的事相机没有停工,总算留下了几片。或许方才被这大漠孤单的美艳所利诱,现静下心来,审察这座四堵土墙围成的天井式的小方盘城,心中的期许与眼前的现象产生了巨大的反差。诗人笔下的“孤城”,仅与周边的风蚀台相伴,几丛平平无华的骆驼草,一片安静寂寥的荒漠,一方凝结庄严的废墟......

穿越前史:汉武帝曾在此发动过三次大规模战役,占有河西,注册丝绸之路,昌盛东西方文明、交易的沟通,为保证丝绸之路安全与疏通,汉武帝移民河西,在河西树立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并在敦煌郡设置了阳关、玉门关两大关口,史称“列四郡,据两关”。

明月出天山,苍莽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作为丝绸之路北道通往西域各地的交通门户,它曾是亚欧东西两边经济、文明沟通的桥梁,这儿沉积着驼铃商队洪亮动听的回忆,成为帝国一个年代昌盛昌盛的符号。

玉门关遗址邻近还保留着汉长城残垣,连绵几十公里。汉长城的建筑因地制宜,以芦苇、红柳、胡杨和罗布麻等夹沙砾层层夯筑,黏结结实,虽然被风雨腐蚀得斑斓错杂,但仍在风沙吹老的岁月中巍巍屹立了两千年。

玉门关现存的遗址只要这个小方盘城,始建于公元前111年左右。关城为正方形,黄土垒就高10米、上宽3米、下宽5米的城墙保存无缺,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4米,面积633平方米,西北各开一门。

古往今来,玉门关前不知留下了多少美丽的传说!西汉张骞初出西域,注册丝路;唐玄奘几经周折,通过玉门关西去取经;东汉班超再出西域封定远侯、誓死守固国土,年迈思故乡,留下了 “不敢望到酒泉郡,希望生入玉门关”的悲凉诗句......

玉门关,不再仅仅存活在西北苍凉地域上的一座城,一所关口,他俨然是边塞情怀里连绵千年的一个符号,一座丰碑,氤氲在咱们的大脑深处。

西出阳关无故人

休整后,下午持续赶路,驱车前往“列四郡,据两关”另一雄关——阳关。古阳关坐落敦煌城西75公里的古玩滩上,三面沙丘,沙梁环抱。它与玉门关遥遥相对,像两颗明珠镶嵌在一段汉长城的两头,因在玉门关以南,故名阳关。

提起阳关,人们立刻会想到一首诗"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唐代大诗人王维的这首创作,可谓千古绝句,广为流传。

唐王朝国力强盛,对外往来空前频频。阳关作为内地通往西域的南路关口,唐人或出使、或游历、或经商,多经此而行。出阳关则入苍茫戈壁、荒寒大漠,即将面临不同的地域面貌、习俗民意。关于出离阳关之人,域外代表着功成名就、为国建功,也代表着生疏、孤单、荒芜、凄楚与艰苦;关于送行之人而言,友人出阳关则亦如出国门,从此或许再无相见之日。

阳关这样的边塞之地之所以闻名遐迩,是因为它自汉魏以来便是通往西域诸国最西边防上的重要关口,总是烽烟连天,黄沙穿甲,满是苍凉悲惋。

古代阳关向北至玉门关一线有70公里的长城相连,每隔数十里即有烽燧墩台,阳关邻近亦有十几座烽燧。尤以古玩滩北侧墩墩山顶上的称为“阳关耳目”的烽燧最大,地形最高,保存比较完好。

阳关占有“一夫当关,万人莫开”之险峻地形。邻近又水源足够,渥洼池和西土沟是最大的独立水源,至少在三四千年前,这儿就 已成绿地盆地,有兴旺的火烧沟文明;汉唐时期,阳关军士即借以此水而生息。

阳关与玉门关现成犄角之势,也是将士出征的最终驿站。王昌龄有诗云: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眺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自唐树立之初起,边战就未停歇。北有突厥,西有吐蕃,东北有契丹,它们与唐王朝时战时和。整个社会构成崇文尚武的年代精神。唐人巴望求取功名,多寄希望于出塞远征,“宁为百夫长,胜作一墨客”。

但将士戍边之苦,征战之艰,又有谁能领会到?“白日爬山望烽烟,朦胧饮马傍交河。行人刁斗风砂暗,公主琵琶幽怨多。野营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繁连大漠。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萄入汉家。”

看花无语泪如倾,多少春风怨别情。不识玉门关外路,梦中昨晚到边城。

阳关、玉门关距华夏悬远,因此成为荒寒、绝域的标志。在人们的心中,出阳关则无故人,入玉门则进华夏。阳关、玉门关已不再单纯作为军事关卡存在,而成为特定的边塞意象,蕴含着共同的人文情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