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末至正十一年,刘福通带领红巾军,在颍州首先起义。一时刻全国相应,起义军很快扩大到了近二十万人。这让大元朝有点发蒙。其时的元朝赶跑了胡作非为的丞相伯颜,管事的是名相脱脱。他其实做了不少功德,觉得自己还错时,发现全国乱了。

大元朝廷先派一个叫赫斯虎赤的去打压。赫斯虎赤带了六千王牌军“阿速军”打草寇,正觉得自己大材小用,却被刘福通一个突袭,差点全军覆没。脱脱一看这事还真得认真对待,所以集结大元朝主力近三十万,由他弟弟也先帖木儿带领,期望毕其功于一役。临行还切切叮咛弟弟:必须不能轻敌,谨防敌军狙击。

所以今日的主人公也写帖木儿就进场了。他是督查御史身世,是脱脱的亲弟弟,至正新政中他在整理吏治等方面做了不少作业,声望也不低。只是行军交兵却没玩过。

当心驶得万年船,前次赫斯虎赤被狙击,所以也先帖木儿采纳稳扎稳打的战略,龟速行军,基本是一慢二看三经过。他帐下前锋巩不班跑得比他快,却没怎样遇到起义军,轻松拿下了上蔡等地。可没想到起义军来了个黑虎真心,在深夜派了一队刺客把他干掉了。

也先帖木儿一看,当心还这样?爽性一退数十里,后来到了沙河爽性就不走了。在沙河一呆便是一个月。

三十万大军,天天放假,就在沙河这么呆着等主帅发令。主帅忙什么呢?求神问卜。也先帖木儿天天在大帐中待着跳大神,最好能等来个什么“神迹”,不必交兵,直接就把起义军灭了。这恐怕是国际战役史上最奇葩的一幕了,从前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只是百年不到的时刻,就从快马弯刀变成“望天收”了。

问题是起义军也晕了。刘福通的战略是,元军势大,避其矛头。所以他把起义军化整为零,都散在遍地,等看准元军目的,找到战机,然后好敏捷集结,打元军个出乎意料。可没想到三十万元军王八不出面,一点动态也没有,饶是刘福通锦囊妙计也没辙啊。

“要不探探他们究竟干什么呢?”

这天夜里,一小队起义军对元军大营进行了次突袭,便是想摸摸元军的布置。没想到元军自己就乱套了,术语叫“炸营”。元军四处乱闯,同室操戈。也先帖木儿认为戎行哗变,二话不说,拔腿就跑。部下拦着他:您要是跑了这儿三十万人马的性命就交待了。也先帖木儿想了想,回了句很有名的话:莫非我的命就不是命吗?说完就跑没影了。

估量起义军也犯晕,将近三十万人啊,并且是大元朝肯定的主力部队,咱们怎样就赢了呢?

其实祈求不是坏事,可要是光祈求不干活,那恐怕就不是功德了。别忙着笑话也先帖木儿,现在有多少企业主在遇到窘境时,不也是忙着求神拜佛,等候神迹?要我说,该干嘛干嘛,干点总比不干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