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崖撒手-福尔摩斯之死(发表于《工农兵画报》1980年4月号)

改编 韩幼文

绘画 黄云松

1.一桩凶横的掠夺凶杀案颤动了整个英国,伦敦一家最大的珠宝行被匪徒洗劫一空。悉数雇员都被刺死。不久,又有一家银行被抢。经警方剖析,作案的同出于一个犯罪集团。

2.这个犯罪集团的领袖名叫莫礼泰,是个世家子弟,曾受过完美教育,天分很高。在莫里泰的操控下,这个犯罪集团安排反常紧密,要挟着英国许多区域。

3.这伙人胆大妄为、毫无顾忌,甚至连警方都不放在眼里。警方曾调集差人抓捕,但却遭到他们的顽强抵抗,差人伤亡惨重。

4.在屡次围歼他们的方案都失败后,警方无法,只得动用骑警,这些暴徒边打边撤,溜到海滨登上了早就预备好的船逃跑了。

5.当局发布了布告,赏格缉拿这伙暴徒。他们派人请来私人侦察福尔摩斯,恳求这位大名鼎鼎的侦察给予帮忙。

6.福尔摩斯着手进行查询。尽管他感到这个案件十分扎手,但总算仍是了解到一些有关的头绪,并抓到其间的几个重要成员。莫里泰感到要挟很大。

7.这天,华生正在家里,遽然,听到有人走进他的屋子,回头一看,竟是福尔摩斯。只见他走到窗边,关上了一切的百叶窗并下了锁。这些慎重的行为使华生感到很古怪。

8.福尔摩斯把手举到华生眼前,华生看到他的手上血迹斑斑,伤痕犹新。福尔摩斯笑笑说:“警方恳求我帮忙侦破一个大案,但对手很厉害,这便是我要小心慎重的原因。

9.福尔摩斯点着了他的烟斗,慢条斯理地说:“在多年的侦察生计中,我这次可算是遇上了一个劲敌,你大约听说过莫里泰吧。”他向华生讲叙了这么一段故事。

10.“自从着手查询那两件颤动的案件,我花费了很大精力,也取得了一些发展。那天,我正在贝克街寓所里,听到楼下有动态,我从抽屉里摸出了手枪放进口袋。”

11.“使我感到吃惊的是,来人正是警方四处搜捕的犯罪集团头子莫里泰,他竟有胆量独自一人闯进我的寓所。我装出毫不介意的姿态,看着他一步一步向我迫临。”

12.“莫里泰是一个高而瘦的家伙;眼窝很深,脑门很高,脸上有一条深深的刀疤。说实话,这是一个见一面就使人不喜爱的家伙。但作为对手,我想了解他的来意。”

13.“他那狼相同的眼睛死盯着我,足有二分钟。在窒息般的空气中,他阴沉地说:‘福尔摩斯先生你口袋里的手大约握着手枪吧,何须呢!我今日来没有带兵器,只想和你谈谈。’

14.“我把手枪扔到大厅的地毯上。莫里泰持续说:‘我知道你们正处处抓我。老实说,假如没有你的参加,差人是力不从心的,但我正告你,我是不会被捉住的,我必定要看到你的死。’

15.“我点着了烟斗,缓慢地对他说:‘我敬服你的胆量,你的正告我并不在乎,我却是想,咱们会斗出个输赢的,你以为呢?’这场摊牌性的说话就这么完毕了。

16.“这天,我外出就事正行至奥斯福街,迎面飞快递驰来一辆马车,二匹健壮的高头大马拖着车直冲我压来,眼看就要辗到我。

17.“我当即倒地一滚,躲开了马蹄的蹂躏和车轮的碰击。还没等我站动身来,那马车现已像风卷残云似的驰远了。

18.“很显然,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诡计,我慎重小心肠沿墙而走,不断调查四周的动态。

19.“当我走到莱浮街的一个屋檐下时,跟着一声巨响,一大堆砖块吼叫着从空中落下。我赶忙撤退几步,那些砖头砸在离我不到二公尺的前面。

20.“二次意外的突击,使我知道我的对手现已把他的要挟付诸行动了,我连续几天没有出门。这天,我预备到警场去,刚出大门,一个手持铁棒的家伙从后边向我建议进攻。

21.“我侧身躲开了他那丧命的一击,用手杖打掉了他手中的铁棒并制服了他。但这个桀的亡命徒却在差人现已赶届时,用牙咬伤了我的手。”

22.福尔摩斯讲完了这段小插曲,神态显得很自傲,他轻松地对华生说:“我想,这个案件到下星期一该完毕了……为了给他们形成幻觉,想请你陪我出去游览几天。明日我在开往凯脱勃莱火车的第二节车厢里等你。”

23.第二天,华生来到维多利亚车站,拎着箱子走进了开往凯脱勃莱的火车,来到第二节车厢。直到汽笛响了,也没见到福尔摩斯,他就在一位像是意大利主教士的白叟身边坐下。

24.火车慢慢地启动了,着急的华生已失去了见到福尔摩斯的决心。只见那位白叟向他凑过来,以一个遽然的动作撕掉头上的假发,华生不由大吃一惊,本来正是福尔摩斯。

25.福尔摩斯看着华生吃惊的表情,狡黠地笑道:“我的化装技巧看来还能够,不过,我要通知你一个并不怎样好的音讯。昨天夜里,我贝克街的寓所失火了,我信任是有人纵的火。”

26.他们一路谈着。在凯脱勃莱下车后,换乘了火车,黄昏时分来到布鲁塞尔。机警的福尔摩斯对华生说:“我感到有人在盯咱们的梢。”华生却不太信任:“你大约神经有些过敏吧。”

27.星期一下午,福尔摩斯和华生来到邮局,向伦敦警方拍了一个电报,问询破案成果。回电很快来了:破案成功,仅莫里泰一人漏网。福尔摩斯脸色一沉:“华生,咱们明日有必要赶回去。”

28.他们急急脱离布鲁塞尔。途径旅游胜地梅岭郡的时分,已是下午了,可第二天一早才有车,他们就向旅馆走去。这儿风光绝佳,远远瞭望,只见高山空谷,残雪满山。

29.旅馆的老板十分周到,他主动地向他俩介绍这一游览胜地:山上有飞瀑飞跃、奇石怪松。看时刻尚早,花生就拉福尔摩斯一同往山上走去。

30.他们沿弯曲的小路来到山上。公然风光绚丽,瀑布由山顶飞泻,巨声轰鸣。山崖形状狰狞,奇石上松树千姿百态。这时正是游客很少的时分,他们在山上只遇到一个小孩。

31.华生把小孩叫到跟前,向他问着一些有关这山的事,遽然有一个人气喘喘地跑来,他自称是旅馆的款待,说那里有一个妇人得了急病,必须请华生医师辛苦一趟。

32.华生简短地和福尔摩斯交谈了几句,就和那人下山去了。福尔摩斯由小孩陪着,持续向飞瀑走去。

33.飞瀑前的一个转弯处,山崖的暗影里遽然闪出一个人,站到福尔摩斯面前。他嘿嘿冷笑着:“福尔摩斯先生,没想到在这儿见到我吧!”福尔摩斯安然地答道:“不!莫里泰先生,这是意料之中的。”

34.莫里泰虎视眈眈逼上二步:“我敬服你,得到一个大盗的敬服是不容易的。我供认我完了,但我也厌恶了。咱们今日斗一个输赢。我能够给你留下写遗书的时刻。”福尔摩斯仍慢慢地说:“那我就承情了。”

35.福尔摩斯草草地写了一个字条,用烟盒把它压在岩石下:“好了,咱们开端吧。”莫里泰把他的手枪丢进山沟,拔出了一把匕首:“喂!拿起你的手杖,就让咱们这么来处理。”

36.在那只要几英尺宽的山崖山脊上。冤家路窄的二个对手:一位闻名的侦察和一名走投无路的大盗,展开了一场殊死决战。

37.华生急急忙忙地赶到旅馆,问老板患者在哪里?老板很惊讶,连问这是怎样回事?华生回头一看,领路的人现已不见了踪迹,他登时理解了这是一场圈套。

38.当华生赶回飞瀑前,现已空无一人。他遏制住狂跳的心四下找寻,在峭壁的止境只要一片缤纷的足迹,被扯断的葛藤下有一件闪亮的东西。那是福尔摩斯常用的烟盒,下面压着一张纸。

39.花生用簌簌颤栗的手捡起烟盒和纸条,福尔摩斯这么写着:亲爱的华生……莫里泰能挑选的唯有一死,但面临抱着玉石俱焚信仰的强悍大盗,我恐也未必能独存,那末,云水苍茫的山沟便是我埋骨之处……

40.华生大声呼喊着跑向山崖边际,他俯身下望深渊,看到的只要落日照射下冉冉飘渺的雾气,还有那些隐约可见的,伸出峭壁的树杈。

闻名钢笔画家、连环画家 黄云松(1939——)

黄云松

1939年生,浙江温岭人。我国前期闻名的钢笔画家,连环画家。我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64年结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铜版画专业。1969年先后在

“杭州文艺”杂志社,“浙江文艺”杂志社任美术修改。1978年任浙江公民出书社美术专业创造员。1980年建立浙江公民美术出书社,任修改室主任、副编审。1997年任浙江彩虹卡通公司司理兼艺术总监。

黄云松回想,他在温岭中学读初中时就十分喜爱绘画,并碰到了一位好的启蒙教师——结业于上海美专的陈曼声先生(画家陈野林的父亲)。初中结业后,他在温岭印刷厂作业。“其时,温岭印刷厂担任印刷《温岭日报》,我和修改们简直天天在一起,排版、拼版。那时,假如碰到铅字没有的话,就要用木头刻;报上还有一些插图、报花,也要用木头刻,由于有点美术根底,我为《温岭日报》画过不少插图。”

后来,黄云松考入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一开端,我由于根底欠好,素描成果比不过同学。到了后来,开端上创造课和实习时,我的作业阅历就发挥作用了。我在印刷厂时搞过出题创造,所以能活学活用,成果比不少同学好。”黄云松说,“我在版画系学的是铜版画,这是西方的画种,根底是钢笔画,经过美院体系的学习,把握了钢笔画技法,为后来从事连环画创造打下了良好根底。”

关于体裁,黄云松以为,画家要面临现实生活。他的画以写实为主,“在写实的根底上,应当不断提高。”在出书社作业数十年的阅历,使他对出题创造、商场改变很灵敏,他觉得不能在西方艺术家的后边萧规曹随,也不能单纯地仿照传统画,“有的画家翰墨在我之上,可是体裁很老套,这是很糟蹋才干的。”

首要著作:

《战役与和平》(上、中、下三册)、《神秘岛》(上、中、下三册)、《人猿泰山》、《福尔摩斯探案故事》、《海底两万里》、《凡尔纳四大科幻名著连环画》、《80天环游地球》、《荒野的呼喊》、《十字军的毁灭》、《任弼时的故事》、《人蚁战役》、《活着的勇士》……

获奖:

1981年著作《酷爱生命》获全国连环画二等奖。

1991年《静静的顿河》获全国连环画评奖一等奖。

主导选题、整体策划规划的《国际文学名著连环画》获全国图书评选金奖和树人奖。

出书连环画套书、单行本、短篇连环画等共70余册。

图文:大关、赵刚(连趣网CEO)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