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6日晚,作为“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期间的重要电影文明交流活动,由国家电影局主办的“电影大师对话”在北京市劳动公民文明宫举办。“电影大师对话”邀请了14位在发明上扎根本乡、著作享誉国际的亚洲影人,别离以“亚洲电影与文明传承”“亚洲电影与文明互鉴”为主题打开对话,旨在探究亚洲电影文明的立异与传承。

担任本次活动主持人的是导演贾樟柯,其著作高度重视我国社会和文明开展的变迁,在亚洲国际大奖、戛纳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备受喜爱。第一场对谈受邀的六位导演也是亚洲电影工业的优异代表,别离是我国导演陈凯歌,日本导演山田洋次,印度演员、导演、制片人阿米尔·汗,俄罗斯导演、制片人、演员费多尔·邦达尔丘克,伊朗编剧、导演、制片人马基德·马基迪和法籍越南裔导演陈英豪。

在对话中,我国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陈凯歌以从影40年的阅历,叙述了中华民族“文明精力”对一个电影工作者的影响。被陈凯歌导演尊称为教师的日本导演山田洋次,总结了日本50年来发作的改变,在不断进步的今日,怎么描绘现代人的日子是他所考虑的问题。

在我国具有强壮票房号召力的阿米尔·汗以为,电影是讲故事的最好办法,他很等待叙述亚洲陈旧故事的办法能够被重塑,为传统文明注入新鲜生命力。曾用一部《小鞋子》感动了全球观众的伊朗导演马基德·马基迪强调了对话的重要性。他说,电影便是衔接不同民族的桥梁,能够增进不同国家公民的友谊。陈英豪说:“怎么用更准确的电影言语去体现共通的亚洲文明与认识,是亚洲电影人需求考虑的问题。”

电影艺术的呈现,凝缩了时空的悠远,汇集了智者的深邃,投射到幕布上每一道光,是对四面八方、古往今来文明精华的萃取。在“电影大师对谈”第二场的“亚洲电影与文明互鉴”对话环节,贾樟柯提出“怎么经过电影实践保护文明多样性”的问题,引发了嘉宾的考虑。受邀参加评论的七位影人,别离是我国演员陈道明,我国演员章子怡,日本导演、编剧泷田洋二郎,俄罗斯导演谢尔盖·波德罗夫,泰国导演普拉奇亚·平克尧,新加坡导演、编剧、制片人梁志强,哈萨克斯坦导演、演员埃米尔·拜扎辛。

陈道明说:“在全国际,亚洲文明的传承都很重要。”章子怡则用自己从影20年的阅历,对保护文明多样性提出了自己的观念。她说:“在演员的工作中,要承受新事物与感知新国际,发明不能丢掉日子。归根结底,演员、导演都不能丢掉最原始的日子所赋予的元素。精准地体现电影所要传达的日子内在,是保护文明特殊性的要害。”

泷田洋二郎执导的著作《入殓师》拿下了第81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他共享了在我国拍照电影的阅历,并与我国电影人进行了火热的思维磕碰,在不同的磕碰、交融之中,泷田洋二郎表明学到了名贵的常识。

谢尔盖·波德罗夫谈到了对用电影承载文明多样性的观点。他以为,亚洲是前史、传奇的宝库,亚洲各国影人应该团结起来、一起协作,尽力去用电影表达真实的情感,发明无限或许。普拉奇亚·平克尧曾用《拳霸》为泰拳征服了一众动作片影迷,我国、日本、印度的影片对他产生过很大的影响。他以为,信息技术的兴旺让亚洲各国间隔越来越近,也让公民看到亚洲的文明力气。新加坡仅有取得总统勋章的演员梁志强说,他期望用合拍的方法完结一部著作,然后在各个国家上映,让各国公民在一部电影中,一起看到自己国家和亚洲其他国家的故事。首部剧情长片著作便取得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提名的埃米尔·拜扎辛以为,“作为电影人不应该忘掉传统文明,不应该扔掉人文主义,应该考虑怎么让电影成为人文的缩影,向国际展现不同的文明”。(牛梦笛 孙金行)

(责编:李慧博、袁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