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书房若卖收网闺房,不足为外人道。从某种意义而言,书房是个比卧室还要暴露自我的地方,放眼望去都是你的品味,抬手一摸全是你的心头好。你是什么样的人,信仰什么又热衷什么,半个灵魂都泄露在你的书架上。

对作家而言,人生官少诱娶小萌妻的一半在看书,另一半在写书,这个角落既是面子也是里子,可以出世也可以入世,算是人生中非常特别的一个地方。


王国维的书房


作为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杰出学者和国际著名学者,王国维从事文史哲学数十载,是近代中国最早运用西方哲学、美学、文学观点和方法剖析评论中国古典文学的开风气者,又是中国史学史上将历史学与考古学相结合的开创杨改慧者,确立声韵歌了较系统的近代标准和方法。


巴金的书房


巴金的长篇小说以描写家庭生活为主,并且带有强烈的自传性。他的短篇小说则题材多样,涉及范围相当之广。在巴金的作品中,家即社会,家庭是构成社会机体的细胞,家庭生活是社会生活的缩影。


蒲松龄书房“聊斋”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聊斋志异k968次列车时刻表》是“专集之最有名者”。郭沫若先生为蒲氏故居题联,赞蒲氏家有美儿媳著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影霜碎片”。老舍也曾评价过蒲氏“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毛泽东的书房

毛泽东爱书,酱饼妹爱读书,几乎达到手不释卷、饭茶不思的境界。他的办公室、寝室、饭桌、睡床甚至卫生间,信手拈来都是书。处处显示着书的世界、书的天地和书的魅力。


鲁迅的书房


鲁迅堪称现代中国的民族魂,他的精神居家眼深刻影响着他的读者、研究者,以至一代又一代的中国现代作家、现代知识分子。鲁迅同时又是20世纪世界文化巨人之一。


李白书房“青莲故居”


余光中曾这样评价李白:“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刘禹锡书房“陋室”


“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守卫岩在哪罢不能。繇是每制一篇,先相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和昌祥能让头发变黑吗成。一二年来,日寻笔砚,同和赠答,不觉滋多。”——白居易


梁启超书房“饮冰室”


梁启超被公认为是清末优秀的学者,中国历史上一位百科全书式人物,而且是一位能在退出政治舞台后仍在学术研究上取得巨大成就的少有人物。


胡适的书房

胡适一生的学术活动主要在史学、文学和哲学几个方面,主要著作有《中国哲学史大纲》(上)、《尝试集》、《白话文学史》(上)和《胡适文存》(四集)瓦希库尔等。他在学术上影响最大的是baof提倡“大胆的假刁卓中戏设、小心的求证”的治学方法。


周汝昌的书房


周汝昌,中国红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诗人、书法家锐舞鸟巢,是继胡适等诸先生之后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考证派主力和集大成者,被誉为当代“红学泰斗”。


章太炎书房


章太炎一生经历了戊戌维新改良运动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两个历史时期,走过曲折的道路,是中国近代杰出的思想家、教育家、革命家和社会活动家。


启功的书房


启功先生是当代著名学者、画家和书法家。他著作丰富,通晓语言文字学,甚至对已成为历史陈迹的八股文处女情妇也很有研究;他做得一手好诗榆绿毛萤叶甲词,同时又是古书画鉴定家,尤精碑帖之学。


齐白石的书房兼画室


齐白石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早年曾为木工,后以卖画为生,五十七岁后定居北京。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


金庸的书房


金庸的武侠小说之所以能称得上中国现代新武侠小说的代表,就在于它们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简而言之,金庸的武侠小说在题材的选择、人物的塑造和展现社会时代风貌方面有鲜明特色,它们在创作技法上独树一帜,具有范式意义。他继承古典武侠小说之精华,开创了形式独特、情节曲折、描写细腻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侠义的新派武侠小说先河。


季羡林的书房


季羡林是国际著名东方学大师、语言学家、文学家、国学家、佛学家、阿飞,智联招聘,西安地铁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


书房中的钱钟书和杨绛


钱钟书以一种文化批判精神观照中国与世界。在精熟中国文化和通览世界文化尚维国际官网的基础上,钱先生在观察中西文化事物时,总是表现出一种清醒的头脑和一种深刻的洞察力。


陈寅恪的书房

陈寅恪是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百年难见的人物。

冯唐的书房

冯唐的小说语言清新,技巧圆熟,受到一批文学青年和知识分子的喜爱,也有不少人评价冯唐为当代文坛中的异类,在他的作品中经常是以一种充满着物质性的口语方式在叙述,以一种绵密饶舌的喋喋不休给予写作以丰富构成。


李敖的书房


“以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李斯特里戈伊敖有《北京法源寺》、《阳痿美国》、《李敖有话说》、《红色11》等100多本著作,前后共有九十六本被禁,创下历史记录,被西方传媒追捧为“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

其实,每一个爱书的人,内心都有一个这样的角落:不须很大,更不须奢华,甚至不须芸签满架。只是夜深无语之际,放下推杯换盏、迎来送往的勾当,来这里,或者捧一本钟爱多时的小书;或者闭目盘腿,与自己的灵魂对坐,想一想当下,更想一想未来。